產品目錄
趣味類
奇幻類
科幻類
鬼故事
產品查詢
帳號
密碼:
忘記密碼 
還沒有帳號嗎? 加入會員可以享有更多的權益喔!現在就



 
故事完結篇發表文章
目前所在故事:第一次約會 故事名稱:


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,真是一點也不錯。

如果可能,我真希望能在這兒多待一會兒,多玩玩水,多和羅文娟在一起。

車城鄉的海邊實在太美了,我敢打賭這是屏東縣最美的地方。真想不到,我居然能和羅文娟單獨跑到這裡來玩,簡直像作夢一樣。想到這裡,高興之餘,我不禁也有點──嗯,應該說是很得意。

你知道,在屏東這麼保守的地方,一個十七歲的男孩子能邀到自己的夢中情人一塊兒出遊,是一件多麼值得大書特書,多麼了不起的事。我一想到老狗那一夥,一定今天晚上就等不及打電話來央求我提出詳細報告,就覺得非常志得意滿,真是太帥啦!今天的「車城一日遊」不但好玩,我相信對本人的形象提升一定也大有助益,實在是一舉數得。

天色漸暗,頂多再半個鐘頭,我們便得打道回府。想到約會即將結束,我挺捨不得的,但一想到晚上可以盡興發表演講,又覺得頗為振奮。

羅文娟是我的鄰居。半年多前,她們一家剛搬來,我就注意到她。她長得很像方文琳,正是我喜歡的那種典型。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,你不知道為了這次的約會,我處心積慮運作了多久,今天玩得這麼愉快,我真有「夢幻成真」的感覺,只差沒誤以為自己就是凱文寇斯納哩。

羅文娟挺細心、挺溫柔的,她不多話,但不時會朝我點點頭啦,微笑啦,跟她在一起,只有一句話,那就是──如沐春風。譬如現在,我一個人在岸邊游泳,她就安安靜靜地在我們租用的動力橡皮艇上等著我,不時對我招招手。你說,像這樣的女孩子有多難得,她知道我極愛游泳,就放我一個人自由地游一會兒,可沒要求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得隨侍在側。

嘿,你注意到我所說的「動力橡皮艇」了?不好意思,不是故意要現的。我剛不是說過了嗎?為了今天的約會,我可是處心積慮策畫了好長的時間,所謂「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」,為了和羅文娟有好的開始,我可是不惜血本哪。

租了這條動力橡皮艇,使我們今天的活動增色不少。這玩意兒很方便,看起來也很安全,所以我才敢讓羅文娟一個人待在艇上。我邊游邊不時看看羅文娟,回應一下她的招手,也朝她搖搖手,心裡覺得好滿足。

羅文娟的個子很嬌小,坐在艇上顯得很秀氣,她連招手的動作都是那麼地優雅──不對,她怎麼老朝我招手?

我定睛看看起碼遠在一百公尺以外的她,但不爭氣的深度近視,不戴眼鏡怎麼也看不清楚,只是愈看愈覺得不太對勁兒。她似乎是遭遇了什麼困難,正在向我招手示意。

我頓時心跳加速。拿出馬蓋先英雄救美的精神,奮力朝橡皮艇游去。

我一接近,立刻迫不及待地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「我不知道,」夢中情人的聲音聽起來快哭了:「橡皮艇有怪聲,我一直叫你回來,你都不理我。」

「我以為你是跟我打招呼,我不知道你在叫我呀。」

「我神經病啊,你去游泳,我一直跟你打招呼幹嘛,你快上來看看啦!」

我慌慌張張爬上橡皮艇,因為動作太大,把羅文娟的衣服濺溼大半。

她也無心怪我,只一個勁兒地猛催:「你快看看啦!」

怎麼看?我怎麼看得懂哇!「我也不清楚耶──」才剛開口,忽然,怪聲冷不防地停止了。不,應該說是──整條橡皮艇忽然停止了。

我立刻明白過來,一陣恐怖的感覺襲上心頭。

「完蛋了!一定是沒電了!」

「啊,那怎麼辦?」羅文娟大哭起來。

「你別哭,你別哭嘛。」我努力安慰她。不料反倒惹得她邊哭邊罵:「都是你啦,我說不要坐橡皮艇的嘛,怎麼辦,天都黑了,怎麼辦啦!我真不該和你出來玩的!」

「你不要這麼激動,一定有辦法的──」突然,我靈光一現:「有了,至少我們還有槳,可以划回去呀。」

她總算停止哭罵,抹著眼淚說:「那你快划嘛,人家晚上還要上鋼琴課,不能回去太晚。」

可是,即使我想快也快不起來,她不知道橡皮艇有多難划。划著划著,轉眼真的天黑了。羅文娟又哭:「求求你,划快一點嘛,我好怕呀。」

豈止她怕,四周漆黑一片,我也怕得要命呀。

「不如我們一人划一隻槳,也許比較快,橡皮艇不好划,而且我剛才游泳又太累了,簡直划不動。」

「這──好吧。」

「來,你來划我左手這隻槳。」

「左手?在那裡?──啊!」

聽到她的慘叫,我立即有不祥的預感,抖著聲音問:「怎麼了?」

「槳掉了!」她又狠哭。

「什麼?你這個呆子!怎麼不拿好!這麼黑,怎麼找!」我本能地東撈西撈,也許還沒有漂遠。

就在氣急敗壞,手忙腳亂的時候──「啊!」這回是我慘叫──我右手的槳也滑掉了!

【請由此處開始接下去】▼ ……

文章內容
發表人:
e-Mai l:

文章內容:

 
APEN.COM.TW
Copyright © 2005 Asia Pacific Enconomy Network.   版權所有 亞太經網股份有限公司